一级建造师 二级建造师 消防工程师 造价工程师 监理工程师 公路水运检测师 学历提升 企业定制 专家版历年真题 领取学霸笔记 免费服务热线 400-6666-458
一级消防工程师培训
建造师培训APP
建造师培训APP

网络课堂手机APP下载

直接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

同时兼容安卓与苹果系统

大立教育手机端

大立教育手机Web端

1、直接输入 m.daliedu.cn

2、扫描左侧二维码,登陆大立教育官网手机端

大立教育官方微博
大立教育官方微博

大立教育微博在线

马上关注

资讯

  • 论坛热点
  • 在线答疑
  • 学员俱乐部
  • 客服中心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
400-6666-458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
官方QQ群:[点击直接加入]

我们必须带好这个头

发布时间:2017-09-12来源:大立教育点击数:

导读:

相信你对大立教育这个品牌已经有所耳闻了,在培训行业冲刺21世纪教育服务业的大路上,大立教育的知名度在建造师考试的行业里呈现旺盛的增长趋势,我也来说说我在大立的这些年。

<a href=http://www.daliedu.cn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大立教育</a>员工.png 

  相信你对大立教育这个品牌已经有所耳闻了,在培训行业冲刺21世纪教育服务业的大路上,大立教育的知名度在建造师考试的行业里呈现旺盛的增长趋势,我也来说说我在大立的这些年。

  2012年的劳动节,随着北上打工热潮,我跟我的一个同学辗转来到北京,和许多初来北京的人一样经历各种辛酸,经过了半年的工作和换工作,我来到大立教育,见到了梦雨。然后我清楚的记得上班的第一天,梦雨跟跟我说,技术部之前的周强老师和小冀老师都很厉害,现在你们要带好这个头。当时环顾了一下1301的办公室,一共七个人。

  我的工位在13楼靠墙的位置,和祝敏挨着,祝敏坐我右手边,每天不停的打电话,不停的打电话,整个公司甚至有时就她一个人在那里打电话,然而她的声音还很大,整个13楼几乎都能听到他在打电话,不过她的业绩也基本上是除梦雨之外最好的,当时招生也不是很好招,我觉得她们是逼出来的,她给后来的销售部门起了个好头,工作认真,偶尔跟我唠叨几句,但大多情况,她会在业线小黑板上又写一个正字,带表她的业绩和成果。

  周强老师是我们大立全能型技术人才,我里面的那个工位据祝敏说是他的,他给大立的技术们带了个好头,沉稳冷静又不失幽默,最重要的是待人接物从来都是非常的平易近人,后来去了长沙。我大多东西都是他电话或者QQ远程指导我的。小冀是在我之前的一个技术,之前分校开课,以及总校录课都是他一个人,在祝敏嘴里说他有十个我厉害,周强更是大神级技术。于是我就很决定努力,一定要像周强一样,做一个公司带头大哥级技术。

  2013年说起来是公司发展运势转好的一年,之前都没有钱请大牌老师开课。二建、监理、一建,各项课程都加紧开课,我记得第一次录课的时候,牛老师告诉这个课有多么多么重要,如果录坏了,很多个分校都上不成课。为了不出错,我们每周五晚上像搬家似的大包小包带设备挤地铁去建筑文化中心,然后周六大早上从北京的北五环赶过来,大概要赶一两个小时的路,为了不迟到几乎每次下了地铁都是跑着去教室里布置和调试设备。天热的时候累的除了裤子是干的,哪哪都是汗湿的。那时跟铁道部党校刚谈合作,还不常在那里上课。建筑文化中心在二环里,而且那里的教室到地铁站有好长一段路。之所以大包小包,是因为那时候公司特别穷,连个拉杆箱都没舍得买。之后东西实在太多了,我才央求做财务的何姐给买了第一个拉杆箱,其实是田勇雷说怕下雨,到时我一个人在雨里再把设备淋坏了我赔不起。

  再就是录课的时候,那时没有经验,真是一眼不离的盯着屏幕。说的夸张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万一哪段声音录不上,后期合成的时候非常麻烦,由于设备什么的都很少,所以处理的效率也很慢。有好几次,我跟刘园浩我们俩在办公室过夜录课,困了也不敢睡,怕弹广告,实在困的不行了就睡在办公室里,第二天醒了就接着录,然后下去买个包子,就又是一天,为了周三或者周四能休息一天,真是很赶很赶的把课程上线。刘园浩有时骂我说,累死你个傻X.呵呵。我们不敢喊累,其实是梦雨以身作教,带头加班,几乎每次加班她都在,大小事物,事必躬亲,每天忙前忙后的,甚至在办公室里她还买了一个折叠的床,真的很拼。

  我印像较深的一次,有一次某个分校非要大半夜让我们把录制好的视频课件传给他,然后我和杜雪娟,牛,还有田勇雷,我们连夜跑了很多个网吧,要把十几个G的视频原文件传给他,当时办公室的网还是2M的,我们跑了好多个网吧,人家网管都不让传,说别人打游戏呢,你这上传影响整个网吧的速度。当时我挺配服杜老师的,虽然她兼管着分校渠道,但她的职位当时是人事,她带了个头,大晚上凉风嗖嗖的刮,她穿着高根鞋在马路上奔跑,找另一家网吧,我跟田勇雷在后面跟着。后来没有办法,我就到我们住的那村子里的网吧里慢慢传,能传多少传多少,一直传完再去上班。后来田勇雷离职了,刘园浩进公司跟着我一起去录课。但上传课件还是在公司不行,有一次是到对面五栋大楼那的打印社那里,他们那边的网速快,而且也允许我们临时用一下,我跟刘园浩撅着屁股在他们打印大厅里一手捧着硬盘,一边上传,一呆就是几个小时,那时候晚上已经有蚊子了,我们当时也傻,都不敢找人家要个凳子。

  就这样,由于公司的网速跟不上,我们的视频又没有压缩,每次分校要的时候我跟刘园浩只能去网吧里传,后来几乎刘园浩很多次都是在网吧里过夜的,当然,那时王晶还没有来。当时我们天真的以为,哪天我俩要是都生病了,公司可怎么办啊。

  要开第一次年会的时候,周强说我们三分屏的网动多媒体录编系统已经跟不上分校的需要了,说让我测试一款新的录课系统,当时周强老师在长沙那边,专程赶到北京这边教我们怎么用。当时我记得好像是我第一次见周强吧,之前都是在网上,他给我讲解怎么接音频线的时候是单膝跪在地上,一边示范一边讲给我听,那种敬业精神我顿时觉得,李总得到周强这个员工,真是得了一大宝贝。然后当时也不知道哪个编码器好用,就没有立即投入使用,由于硬件上没有跟进,一时也用不上,我们就一边测试,一边去中关村淘设备,背着调音台去买话筒,声卡和视频线之类的。一开始我们还没有去过中关村,还是梦雨带着我去的中关村海龙大厦,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不会讲价,买东西都是梦雨帮着砍价。记得有次是买无线话筒,人家要2100,梦雨直接说1400,等我们1500买了两套之后,完事了梦雨还跟我开玩笑说,我们当时给人砍价那多,都怕人家一会不乐意了来骂我们。

  许多次,我们去录课的时候发会现,有几个学员很早就到了,他们有的已经头发发白,有的学员比我们年龄大不了几岁,他们为了上课也很拼,一来到教室就开始看书,甚至给后来的学员起了带头学习的氛围。我记得有一次,我正下了牡丹园地铁,去铁道部党校录课,一个背着孩子的女士拦住我,问我铁道部党校怎么走,我说我也要去,问她去那干嘛大早上去那,那女士说她要去铁道部党校听大立教育的课,下了地铁不知道怎么走。原来她是我们的学员,我当时心里一震,看着她背上已经睡着的孩子,感慨这个女人好拼。她给其他学员带了个好头,既然要学习,应当克服所有的困难。

  后来我跟杜雪娟考察去天津开分校,我们走的时候,办公室里已经差不多有十八九人了。教学的小秦,人事宋远玲,财务的任斌兰,以及后来的马巧,都是后来一批的代表,做事认真负责,大小事情都能做的很漂亮。

  当时到天津那边之后,我跟杜姐我们俩一个人也不认识,找办公室,找房子,申请营业执照,招聘,组建销售团队,建网站,发帖子,带新人,一样一样,因为心里梦雨,杜姐这样的榜样,倒不觉得有什么可害怕和畏惧的。眼看着公司从小到大,从不到十个人到一百多人,感觉自己也在其中成长了不少。

  15年十月返回公司总部,感觉不在总部的这两年,公司各方面都快速成长,何姐成了销售总监,梦雨是西城副校长,祝敏是整个销售部的总经理,大家都在成长。

 

  我记得梦雨说过,无需考虑做的怎样,去做就是了。他们每一个人在我生命中都是有力量的一笔,每一个大立人乃至学员们积极勤奋的形象,给公司和员工同事们营造了一个良好的工作氛围,我想,大概这就是立量了吧。

下一篇:返回列表